國際丨全球抗疫之戰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趙靈敏 日期: 2020-03-21

由于抗疫體系深嵌于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結構當中,抗疫要對抗的絕不僅僅是疾病和物資不足,更有各種意想不到的障礙和掣肘

特約撰稿? 趙靈敏? 編輯? 孫凌宇? ?[email protected]

頭圖:3月8日,意大利羅馬的威尼斯廣場,游客用免洗洗手液洗手

?

截至3月7日,新冠肺炎(COVID-19)全球確診病例已過10萬,感染者遍布88個國家,除南極洲外六大洲均有確診病例。在人們跨國跨地區交往頻繁的全球化時代,這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由于中國的疫情趨于穩定,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新增確診病例從2月26日就超過了中國,人們的注意力逐漸從中國轉移至韓國、意大利、伊朗和日本等其他疫情較為嚴重的國家和地區,而各國的應對也因為內政的不同,呈現出各不相同的特點。

由于人流、物流和供應鏈被阻斷,疫情的擴散嚴重影響了全球經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就表示,2020年全球實現更強勁經濟增長的希望已經落空,經濟增長率將低于2019年的2.9%。

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普遍下跌,國際油價在3月9日暴跌三成,美股開盤慘跌,啟動“熔斷機制”。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期貨價格下跌30.98%,至每桶28.49美元。北海布倫特原油期貨當天一度下跌14.25美元,至每桶31.02美元,跌幅31.5%,這是自1991年1月17日海灣戰爭爆發后29年來的最大跌幅。

目前,多國已打響疫情之下的經濟“保衛戰”。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馬來西亞等國央行相繼打開降息通道,韓國、日本、意大利和美國已分別通過特別財政預算,為抗疫和保證經濟運行提供資金支持。與此同時,疫情在政治層面對一些國家的影響也開始顯現,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思潮會否因此獲得新一輪助力,需要密切觀察。

?

抗疫不僅是對抗疫情???

根據英國政府應對新冠病毒疫情的“作戰計劃”,在疫情爆發的“數周高峰期”,1/5的英國勞動力可能被感染。該計劃警告稱,此次疫情可能從輕度的大流行病轉變為類似1918年“西班牙流感”那樣席卷全球的重度流行病。3月1日,美國《新聞周刊》獨家取得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每日情報摘要”也指出,新冠肺炎未來30天內“可能”變成全球大流行病。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在2010年2月24日對“大流行”的定義,“大流行”指一種新疾病的全球傳播。迄今為止,WHO對于新冠肺炎的擴散并沒有使用這一界定。但2月24日,WHO總干事譚德賽在有關新冠肺炎的每日簡報會上已經給人們做了心理建設,稱世界應該為“潛在的大流行”做準備。

在疫情暫時望不到邊的情況下,各國只有各顯其能盡力去應對,然而,由于抗疫體系深嵌于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結構當中,抗疫要對抗的絕不僅僅是疾病和物資不足,更有各種意想不到的障礙和掣肘。

3月6日,日本埼玉縣,人們佩戴口罩欣賞櫻花

截至3月7日0時,韓國累計確診病例已達6767例,相對其5800萬人口,比例是相當高了。輿論普遍認為,韓國疫情暴發與“新天地教會”集體感染有關。2月18日,韓國衛生官員確認一名61歲的“新天地教會”女性教徒為韓國第31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她隨后被宣布為與新天地教會相關的這波新冠疫情的“零號患者”,此后確診病例中約有60%與她有關。

3月4日,韓國首爾,軍人身著防護服進行消毒防疫

據報道,這名女性2月16日在有喉嚨痛和發燒癥狀的情況下,仍參加了新天地教會的活動,在那里待了差不多兩小時,與其他大約1000人肩挨著肩跪坐在地板上,并按照該教會的例行程序,反復與他人擁抱。

“新天地教會”在韓國爭議極大,從未被主流基督教會認可,但仍擁有20萬以上信徒。疫情暴發以來,該教會不向警方提供完整名單、不配合檢查、眾多信徒隱瞞身份,在韓國社會引發了公憤。3月2日,“新天地教會”創始人李萬熙被迫舉行發布會,下跪道歉,但堅稱“未曾想到如此災難,不知道怎么到了這個地步”。比下跪更搶鏡的是李萬熙的金表,上面標有“樸槿惠”字樣,引發嘩然。有輿論認為此舉是“故意的”,《韓民族日報》就稱,“李萬熙在炫耀自己的力量?!?/p>

近來,韓國輿論盛傳“新天地教會”與“保守派”相關,“新天地=新國家黨=自由韓國黨=未來統合黨?”一度成為網絡熱詞?!氨J嘏伞睒O力撇清和李萬熙的關系。未來統合稱,這是執政黨的支持者故意利用手表攻擊,是“政治行動”。無論孰是孰非,李萬熙和那塊金表傳遞了一個不爭的事實——20萬信徒背后的20萬張選票,以及宗教與政治勢力的依存關系。

目前,韓國近90%的確診病例集中在大邱。韓國總理丁世均自2月25日起便坐鎮大邱指揮。而在韓國的地域政治里面,大邱屬嶺南地區,是“保守派”的核心勢力范圍,樸槿惠父女的家鄉就在這里。在大邱疫情擴散后,未來統合黨借此指責“文在寅不重視大邱”。疫情擴散之后,執政黨共同民主黨發言人洪翼杓向媒體稱“擬對大邱市及其所在的慶尚北道采取最大程度封鎖措施”,再次遭反對黨強烈抨擊,稱“政府不阻斷外國感染源,而要封鎖本國公民”。盡管洪翼杓之后解釋:“并非交通封鎖,而是完善防疫網絡”,但最終不得不道歉并辭職。

顯然,抗疫在韓國成了曠日持久的朝野斗法的新戰場;而在另一個疫情重災區伊朗,政府高層接連中招,抗疫也受到了國際制裁、國內政治局勢和宗教觀念的影響。

伊朗目前確診5800多例,死亡140多例,而在這些人中,有不少是部級以上的高官,這是伊朗疫情最特別的地方。2月19日,伊朗圣城庫姆發現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并且當天就死亡2人,伊朗衛生部副部長伊拉吉·哈里奇前往視察,結果幾天后他也被確診感染。目前,伊朗染病的高官包括副總統、國家安全外交委員會主席、前司法部部長、衛生部副部長、德黑蘭市長等二十余人,而國務委員會委員、國會副議長、前伊朗駐梵蒂岡大使、前伊朗駐埃及大使等已被確認染病身亡。3月7日上午,伊朗新當選的議員法蒂瑪·拉赫巴爾在德黑蘭去世,成為伊朗首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女性政客。

伊朗政府在疫情暴發之初,從上到下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沒有采取有效防護措施,這是高官也染病的主要原因。很快,伊朗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要求全國所有學校停學,取消包括婚禮和葬禮在內的一切集會,在公共場所實施體溫監測,從全國各地派出30萬個醫療小組上門逐戶排查疫情,但這些措施迄今為止并未能有效遏制疫情,原因在于伊朗特殊的體制和內外環境。

3月1日,伊朗首都德黑蘭一家醫院,身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最早發生疫情的庫姆是伊斯蘭教什葉派的圣城,什葉派創始人阿里的妻子法蒂瑪就葬在這里,因此此地是伊朗著名的旅游景點,每年接待多達2000萬的朝圣者和游客。在這里發生伊朗第一例疫情之后,伊朗政府要求關閉清真寺和圣墓,但當地神職議員抵制了好幾天,聲稱圣墓不但不能關閉,而且要盡量鼓勵民眾前往,因為圣墓“是治愈人的地方,不是讓人染病的地方”。迄今為止,庫姆并未實行出入管制,伊朗總統和最高領袖也表示沒有在任何地方實行公共衛生隔離的計劃,各地的商場、咖啡廳和公共交通如常運轉。2月21日,伊朗如常舉行了議會選舉,前去投票的人幾乎都沒戴口罩。目前,庫姆和德黑蘭正是伊朗疫情最嚴重的兩個城市。

伊朗竭力保持社會的正常運轉,原因在于該國目前的內外局勢都很不穩定。特朗普上任這幾年,加大了對伊朗的壓力,取消的制裁又陸續恢復,伊朗國內物資供應短缺,導致不滿情緒上升。去年11月,因為當局上調油價,伊朗三百多座城市爆發了示威。今年年初,美國在伊拉克殺害了伊朗革命衛隊的領導人蘇萊曼尼,緊接著,伊朗軍方又誤炸了烏克蘭的民航客機。

2019年4月,美國宣布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因此根據美國《反恐法》,食品、藥品、醫療器械等產品對伊朗的出口受到美國管控,其余國家向伊朗出口“人道主義”貨物將一并受到美國制裁。直到今年2月27日,美國才與瑞士簽訂了一項人道主義貿易協定,確保瑞士可向伊朗出口人道主義貨物而不受到美國制裁。

在物資短缺的情況沒有得到根本緩解的情況下,如果采取封城等極端措施,可能會導致民眾的強烈反彈,權衡利弊,伊朗選擇保持社會正常運轉,代價是疫情很難在短期內得到控制。

?

新加坡抗疫受關注

此次疫情事起倉促,各個國家的應對水平參差不齊,有些國家早早采取了措施,但仍然沒能防住,比如意大利,早在1月末就中斷了和中國的直航,是歐盟最早采取應急行動、最早宣布全國進入衛生緊急狀態的國家。斷航以后,意大利的確診人數長時間停留在3人,但從2月下旬開始,疫情突然嚴重起來。根據3月7日18時意大利衛生部公布的最新數據,該國現有新冠肺炎患者5061例,死亡233例,治愈589例,僅僅一天就新增1247例確診和36例死亡病例。

不僅如此,意大利還向多個國家輸出病例。瑞士、克羅地亞、奧地利、羅馬尼亞、希臘、丹麥等國最近都宣布,其境內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有意大利接觸史。以色列、英國、德國最近報告的新增確診病例里,也有不少曾在意大利旅行。

意大利疫情的突然暴發,根本上還是由于病毒的潛伏期長、癥狀辨別難度高,使歸國人員防控中出現疏忽狀況,加之此前病例人數較少,令意大利及整個歐洲并未高度戒備,給病毒擴散帶來了可乘之機。

面對嚴峻的局面,意大利政府發布了中國之外最嚴厲的管控措施,規定自3月8日起,除工作及健康等緊急狀況,禁止出入倫巴第大區及分布在威尼托、艾米利亞-羅馬涅、皮埃蒙特和馬爾凱大區的14個省,其中包括倫巴第大區首府米蘭及著名旅游城市威尼斯,希望能就此阻隔疫情的傳播。這一消息導致大量意大利民眾“出逃”到其他歐洲國家,這可能會導致疫情在歐洲進一步擴散。

如果說此次防疫有優等生的話,那無疑就是新加坡。因為和中國人員往來密切,在武漢疫情暴發后,新加坡很快出現多個傳染社群,曾被稱為“重災區”,特別是2月中旬病例迅速增長,一度成為中國之外疫情病例最多的國家。此后一段時間,新加坡抗疫政策的最大爭議是,政府只要求身體不適的人戴口罩,并未建議健康人群也戴口罩,很多人因此稱新加坡是“佛系防疫”,并不看好。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新加坡居然防住了。迄今為止確診病例一直在110人左右,無一例死亡,治愈率高達70%,而且這一切是在維持社會正常運轉的情況下實現的,也就是說,新加坡不但防住了疫情,而且付出的代價極小,這種平衡并不容易掌握。

原來,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健康的人并不一定要戴口罩。新加坡不是口罩生產國,沒有那么多的口罩儲備,而且戴上口罩的人會不自覺用手去觸摸口罩和臉部,反而會增加風險。這是新加坡并不強制戴口罩、而是建議人們多洗手的依據。

實際上,在出現第一例病例的當天,新加坡政府就在機場設立了體溫檢測等措施,將體溫異常的中國游客隔離。僅4天后就宣布限制持中國湖北省簽發的中國護照的游客入境,并宣布實施強制休假計劃(Leave of Absence (LOA)),強制要求雇主對從中國來的員工實施14天強制休假,由政府給予企業補貼。2月1日,新加坡把簽證和入境限制擴大到所有14天內到過中國大陸的旅客。2月8日起,新加坡暫緩大型活動。

2月5日,根據中國政府部署安排,東方航空一架包機前往新加坡,接回滯留在當地的147名湖北籍旅客,直飛武漢。滯留旅客在樟宜機場候機 圖/鄧智煒

值得一提的是,14天缺席假的要求并不只是說說而已,政府會通過短信、電話甚至視頻進行抽查,一旦被發現不遵守規定而去上班,就面臨被吊銷工作簽證、遣返回國、永遠不能在新加坡工作等處罰,更有人因此被告上了法庭,其中就有來自武漢的38歲中國籍男子胡先生和他在新加坡居住的中國籍妻子、36歲的石女士。

胡先生1月22日飛抵新加坡,第二天出現癥狀,1月31日確診,2月19日康復出院。石女士作為密切接觸者,在丈夫確診后接到了居家隔離令。在新加坡衛生部官員做流行病學調查時,胡先生大概覺得就算謊報對方也不會核實,就沒老實交代1月22日到29日的行蹤和接觸過的人,謊稱自己除了1月22日在一家商場吃晚飯、1月24日在公寓附近散步外,其他時間都在公寓內。石女士也沒有如實告知曾在1月25到28日住過鄰居家,以及在隔離期間住過當地一家酒店。

而新加坡衛生部通過詳細調查確定了他們的行蹤,認為他們提供虛假旅行史,妨礙疫情追查,將他們告上法庭。2月28日出庭時,兩人未當庭認罪,法院將于3月20日再次開庭。根據新加坡《傳染病法》,如果罪名成立,這對夫妻將被判不超過1萬新加坡元罰款,或不超過6個月監禁,或兩者皆有。

一方面堵住疫情的輸入,另一方面對已知和疑似病例采取嚴厲防控,并用嚴刑峻法來保證令行禁止,新加坡的做法,被事實證明是行之有效的。

?

疫情的次生危害

新冠疫情首先是一個公共衛生問題,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疫情的蔓延擴大,它的影響也正在擴散到其他領域。全球經濟首當其沖,先是旅游、餐飲、交通等行業陷入蕭條,接著波及全球供應鏈和大宗商品價格,隨后可能在匯市、債市等金融領域產生影響,最悲觀的預測是,此次疫情會產生類似1929年大蕭條那種級別的災難性后果。

目前,各界廣泛關注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影響今夏東京奧運會,如果奧運會最終被取消,對日本的損失將難以想象。自2013年申奧成功后,日本花了7年時間,耗資數百億美元,籌備2020東京奧運會。東京都政府曾估算,從申辦成功的2013年至奧運會舉辦10年后的2030年約17年間,日本全國總計將產生32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萬億)左右的經濟效益,年均GDP將推高9000億日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表態,想讓奧運會成為掃除15年通貨緊縮和經濟衰退的觸發器。

奧運會一旦取消,不僅這些預期的效應會大打折扣,許多場館更有可能變成負資產。目前,日本政府已經開始考慮奧運會延期舉辦的可能性,這意味著要協調上萬名參賽者的行程,重新商談轉播和贊助等事宜,并處理大量重新訂票和退票等事宜,難度可想而知。

疫情的發展也可能會影響意大利乃至歐洲的經濟。意大利是歐洲第四大、世界第八大經濟體,但近年來經濟表現不佳。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意大利GDP增速只有0.2%,不僅明顯低于德法兩國,也遠遠低于歐盟1.2%的整體水平。而且意大利債務水平偏高,占GDP比重接近140%,在歐元區僅次于希臘。如果意大利疫情持續下去,會否引發償債危機,進而危及歐洲經濟,并導致極右勢力抬頭,成了另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疫情也給正在進行中的美國總統大選帶來了新的變數。特朗普上臺后一反奧巴馬的醫改政策,鼓勵美國公民通過購買商業保險解決個人醫療問題,該模式在平時似乎是可行的,然而在疫情沖擊下,就暴露出個人費用過高的弊端。一個典型案例就是:一個年輕人在醫療中心做了幾個簡單的新冠肺炎測試,第二天便收到了三千多美元的醫療賬單,檢測費用如此之高可能會讓很多人望而卻步,不利于疫情的防控。相比之下,民主黨候選人桑德斯所主張的費用低廉的醫改方案,可能會獲得更多的關注。

此外,美股連續大跌,美聯儲緊急降息來安撫市場,顯示對未來經濟的走勢悲觀。特朗普上任至今美國經濟表現不錯,如果疫情讓美國經濟掉頭向下并持續到今年11月的大選投票日的話,屆時鹿死誰手,將蘊藏著相當大的不確定性。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0期 總第648期
出版時間:2020年09月28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