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謝東笑 融傳統琴風于當下時空

稿源: | 作者: 聶陽欣 日期: 2020-09-25

謝東笑認為,無論是從聲波、藝術境界還是能量層面看古琴對人的影響,古琴“琴以修身”的傳統都沒有變化,只是不同的人(包括古人和今人)修行的方式和程度不一樣

本刊記者 聶陽欣 發自廣州 編輯 周建平 [email protected]

?

?

?

謝東笑

?

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古琴藝術”(嶺南派)廣東省級代表性傳承人,師承嶺南名家謝導秀先生?,F任廣東古琴研究會會長,錄制有《第一元素Ⅲ古琴》 《離騷》 《嶺南古琴》 等專輯。

?

?

此調難知音

?

9月6日,在廣州大劇院舉辦的嶺南古琴分享會上,謝東笑照例從伏羲氏、神農氏制琴開始講起,講古琴“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有觀眾提問:“古代琴師地位不高,怎么古琴會這樣神圣、高雅?”謝東笑回答:“除琴師以外,彈古琴更多的是文人,‘君子之座,必左琴右書?!?/p>

?

一答一問道出了古琴的尷尬現狀,古琴自古被視為文人修身養性之器,在脫離了原有文化語境的當下,人們很難想象,一門樂器被賦予這樣深厚的禮樂思想和教化意義。即使在古代,普通民眾也不見得會接受這一套文人審美,他們之間自有流行的樂器,例如“世上愛箏不愛琴,則明此調難知音”,在勾欄瓦肆之中,古琴的音量亦是不適于演奏的。

?

謝東笑說,音量小恰恰說明古琴是用來修身的,“古琴比很多其他樂器的音量都小,但其實跟我們說話的音量差不多。古箏、二胡、琵琶、笛蕭,這些都一定是超過人聲的,是外揚的,古琴是跟你對話,甚至讓你沉靜下來,琴是來助你對自己的修行,是要走入你內心的?!?/p>

?

謝東笑起初學的是音樂教育和作曲,大學畢業后留在星海音樂學院圖書館就職,學古琴緣于偶然的機遇。1999年,他想學習一門傳統樂器,想到了古琴,在圖書館與老館長閑聊時說起,老館長的同學謝導秀教授古琴,謝東笑立即要了聯系方式,第一次去謝導秀家旁聽時,謝東笑感到古琴是他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樂器,除了彈琴,他不會再從事別的志業了。

?

那時候彈古琴的人很少,謝東笑所在的廣東古琴研究會每月有一次雅集,來參加的不過十幾人。2003年古琴入選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后,習琴的人才漸漸多了起來。琴家探討時認為,古琴“音位多”“指法繁”“琴曲節奏難定”是其難學、難以流傳的原因。

?

對謝東笑來說,這些反而成為他習琴的原因,“古琴不像琵琶一樣有品格(指板上的格子,能夠準確分割每個半音),或者說像古箏有琴碼(用于轉調、調節音準),所以在一整根弦上,古琴可以彈出無數的音。加上古琴有散音、泛音、按音三種音色,音樂語匯非常多?!?/p>

?

古代琴譜用減字譜記譜,只記錄指法,不標音高、節奏,需要通過指法去找音高,節奏無從確定、因人而異?!斑@使得很多人可以有自己的表達,”謝東笑說,“琴譜記錄在譜子上,它本來是死的,但當它跟人發生關系的時候,就成了一種鮮活的傳承。不同的人對同一份琴譜可以有不同的解讀,可以彈出不同的意蘊來?!?/p>

?

將減字譜演繹出來,稱為打譜。謝東笑學琴不到一年就自己打譜,主修作曲使得他在曲式結構、音樂語匯的分析上駕輕就熟。有些琴曲更多地承載了文學性和哲理性的思考,就不僅僅要從音樂性來考慮了?!峨x騷》的打譜,謝東笑用了三年,反復看屈原的詩篇,最后他想,在沉郁和慷慨之間來回的曲調,大概是表達一種“天問”吧,琴曲既出,對人生、社會、天地萬物的思考,自然而然就感受到了。

?

傳統琴風 ????????

?

音樂語匯多、琴譜節奏不定,但謝東笑認為這不代表古琴是可以完全隨個性而彈的,需要限制在社會性里,更限制在古琴自身的特點上。

?

社會性包括琴派的特色。琴派特色的形成,除卻地緣關系外,還受琴譜傳承的影響。清道光年間黃景星考訂輯成的《悟雪山房琴譜》稱收錄了《古岡遺譜》中的三十多首曲目,“古岡”即廣東新會,傳言《古岡遺譜》是南宋末年大批樂師隨南逃的宋室遺民來到古岡州時帶來的古琴譜,目前傳承下來的有《懷古》《玉樹臨風》《碧澗流泉》《鷗鷺忘機》《漁樵問答》等曲目。

?

在嶺南派傳承曲目的改動上,謝東笑非常嚴謹。例如《碧澗流泉》,與流水相關的琴曲各地都有,在川派那里是激流奔浪式的,在嶺南地區是山泉水的意象,改動時要依據它所描繪的自然意象。

?

《碧澗流泉》第一聲“咚”,是左、右手同時推出一弦、勾二弦產生的聲效,擬泉水的聲音,但有的演奏者喜歡一弦推出之后才勾二弦,二者不同時,把擬聲旋律化,“這就不合適,曲子開門見水,一出來就是泉水叮咚一聲,是意象,非要把它改成旋律,對于這首琴曲來說不合適?!钡谝宦暼懫?,余音綿延之際,左手在弦上往返滑動,奏出虛音,以往這個幅度是均勻的,謝東笑將之改為幅度由大到小、頻率由慢到快的滑動,像水的波紋,一圈一圈泛漾開去,逐漸消失。

?

除傳承共同的曲目外,琴派的傳承越往后越變成個人的傳承,每位琴師都有不同的風格。謝東笑的師祖楊新倫習武,善拳法,他的琴風奠定了嶺南派剛健、爽朗、明快的風格。師父謝導秀會很多民族樂器,揚琴、琵琶、二胡、笛子等等,在古琴里會融入其他民樂的特點。傳至謝東笑,他是客家人,將客家山歌和現代歌曲改編成古琴曲,也重拾古琴“弦歌”傳統,為詩詞《江雪》《春曉》等譜曲彈唱,編創弦歌《關雎》等。這時,謝東笑考慮的是這種改編和創制是否符合“古琴的味道”。

?

“古琴有自己的特點,有自己的語法,在音域范圍內,古琴可以彈出任何音高的音,但不意味著是合適的,將別的音樂移植到古琴上,一定要有琴味,不然就是失敗的創作?!敝x東笑解釋,在分享會上,他用古琴與吉他合奏了一曲騰格爾的《天堂》,蒼茫雄渾的旋律與古琴古樸蒼勁的音色非常相宜。

?

尋找新的話語

?

自2009年成為古琴藝術(嶺南派)廣州市非遺傳承人、2012年成為省級傳承人以來,謝東笑平均一年參與20場古琴藝術傳播活動,包括面向公眾的琴曲演奏、古琴藝術賞析活動,面向高校的琴曲彈奏課程、研習講座,還有與太極、茶道等文化藝術結合的活動,與心理治療結合的音樂治療公益行動。

?

古琴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傳播渠道也越來越廣,但謝東笑心里清楚,真正能夠深入古琴的人很少,在脫離了“與士人同在”的環境后,在修身養性、禮樂教化不再成為人們的日常生活內容的當下,古琴如何吸引大眾?在自古一套的“琴德最優”“風雅之音”以外,他需要尋找新的話語,賦予古琴新的闡釋。

?

謝東笑講到古琴的形制取法天地后,還會講古琴具有“人性化”的特點。例如音量如人正常說話的聲音大小,即便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彈琴,也不會驚動左鄰右舍,比起表演,更適合融入日常生活中。

?

在講解古琴的音色時,謝東笑還會講到泛音、散音、按音與天、地、人音的對應,不在于強調天地人“三才”的和諧,而是會講古琴豐富的聲音,比其他樂器更能營造出不同的意象?!陡呱搅魉贰睹坊ㄈ肥敲枥L自然,《鷗鷺忘機》《漁樵問答》記錄哲理感悟,古琴音樂包羅萬象而貼近生活。人們長期生活在城市里,高樓林立、交通繁復,都是人造的環境,古琴營造出的自然界景象,能對人的身體產生調理作用。

?

說古琴承載很多文化意蘊,不是為將之奉上神壇,而意在強調學琴不限年齡,不必同有些樂器一樣要求“童子功”,相反,年紀越長的人,因為閱歷更豐富,學識更廣泛,可能更容易進入古琴的意境。

?

“古琴的欣賞是沒有門檻的,其實可以按照不同的層次來欣賞,有的人欣賞背后的文化意蘊,有些人覺得聽起來好聽,好聽也是一種欣賞?!敝x東笑認為古琴音樂能從三個層面對聽眾起作用,“一種是聲波層面的,現在已經有一些科學儀器可以探測出來,不同的震動頻率對身體的作用不同,甚至作用的部位不一樣;第二種就是藝術境界層面的,感受到琴師對琴曲意境的表達;還有一種我歸結為能量層面的,就是共鳴,琴音觸發了你自己內在的狀況。每個人感受到的層面可能不大一樣?!?/p>

?

謝東笑認為無論是哪一種層面,都沒有違背古琴“琴以修身”的傳統,只是修行的方式和程度不一樣。至于古琴的傳承,即使深入習琴的人少,有被“曲解”的現象,但有心人總會循著歷代琴家的“足跡”傳承下去。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總第649期
出版時間: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