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觀娛樂|《樂隊的夏天》之外的真誠角落

稿源: | 作者: 程馨雨 日期: 2020-09-25

“輸出更多內容和更多快樂最重要?!彼麄兯坪醣取稑废摹繁旧砀宄?,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

文 程馨雨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

《樂隊的夏天》第二季(下稱《樂夏》)開播至今,有過這樣幾個熱點事件:五條人接地氣意外走紅;福祿壽、Mandarin等新生樂隊亮眼出鏡;選秀出道的樂隊被專業樂迷刻薄點評不夠“地下”;部分改編歌曲帶來意外之喜;場外投票中,某些樂隊短時間內票數上漲,引來內幕質疑……

?

沒有認真追節目的朋友們,是不是感覺上述內容越來越陌生了?是的,因為節目本身的熱度降低了。新鮮事物二次亮相,關注度會降低是普遍趨勢,卻不一定是絕境??雌饋?,這一季《樂夏》對樂隊本身的挖掘增多了,但節目本身卻沒有因為這份看起來拉近了距離的努力而更打動人。播放至今,可以說,本季《樂夏》的無趣正在蔓延。

?

出人意料的是,《樂夏》中缺少的驚喜與真誠,我們在《德夏》中看到了?!兜聡鴺访钥础皹废摹薄罚ㄏ路Q《德夏》)是一檔由《樂夏》而起的衍生評論節目,由獨立樂隊“表情銀行”的兩位成員與他們的兩位德國伙伴共同錄制,每期視頻都是一個小比賽,也對應一期已更新的《樂夏》。

?

主持人思雨和通通是表情銀行的兩位成員,在節目中主要負責為兩位德國樂迷做內容介紹;于理安(Julian)和麥克斯(Max)這兩位德國樂迷是他們的好朋友,在節目中充當評委,猜測出場樂隊每場得分,并對演出給予評價。最終評分準確度最高的“選手”將獲得神秘大獎——在第一期比賽中,獎品是一枚來自中國的乳酸果凍。

?

于理安和麥克斯是這檔節目中的主角。兩位“評委”與中國樂隊在語言和文化上的隔閡為他們和《樂夏》之間構筑了恰到好處的距離感,也給這檔評論節目的走向籠罩上了一層難以預測的迷霧。

?

這種推理的快感,與兩位德國樂迷自身的音樂素養,以及四位伙伴做節目的輕松氛圍,使得該視頻一播出就在各大平臺收獲了不少《樂夏》觀眾甚至是參賽樂隊和樂評人的關注。很多觀眾在評論區“催更”,并夸贊于理安和麥克斯的可愛。

?

于理安是哲學專業出身的老師,麥克斯是喜歡重型音樂的游戲設計師。兩位樂迷雖不是專業樂評人,但從他們的每一次點評中可以看出,兩位都具備相當的樂理知識、曲目積累以及音樂鑒賞力。他們總是可以信手拈來地找出與參賽樂隊風格相似的樂隊或歌曲,點評角度從歌曲的曲調、風格、特定樂器的發揮,到樂隊的現場表現、人聲與器樂的配合,抑或是他們的個人感受,不一而足。

?

不論是兩位主持人拿著手機看提詞時的笑場與游離,還是四個人聽到音樂響起時各自不同的表情和身體的搖擺,或者桌子中央搞笑的“神秘大獎”,種種細節都在提醒我們,這不過是一場四個朋友午后的圍爐閑談。愜意、輕松、歡樂,卻也不乏智識涌現。比起《樂夏》的大制作,這檔依附而生的小節目沒有那么精致,但卻足夠用心,也更接地氣。

?

《德夏》之外,表情銀行并不是一個完全寂寂無名的樂隊。樂隊成立于2014年前后,最初名為16mins。主唱思雨曾兼任樂隊Joyside和聲,樂隊本身多次獲得各類獨立音樂獎項。在今年7月初臺灣樂隊“草東沒有派對”的歌曲疑被抄襲事件中,他們就因為立場鮮明、觀點清晰、證據充足的扒譜視頻得到了不少圈內樂迷的關注。樂隊成員的性格由此彰顯無遺。

?

不可避免的,火起來的《德夏》中的評論開始被人拿來當槍使,隨著內容不斷更新,也有人吐槽兩位德國評委“不那么神了”。對于種種爭議,思雨和通通在樂隊的微博上做了很多回應,從始至終都保持著禮貌、清晰但不失堅定的姿態?!拜敵龈鄡热莺透嗫鞓纷钪匾??!彼麄兯坪醣取稑废摹繁旧砀宄?,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

?

在《樂夏》之外,這檔衍生節目為觀眾帶來了更多的音樂常識科普和更不同尋常的觀看視角,同時也一掃人們對于“正片”賽場風云的疲憊感,增添了更多輕松和歡愉。因此,與其說他們提供的是一種評論,不如說他們貢獻了一種討論樂隊或綜藝的新形式,也是一個在日漸浮躁、武斷的互聯網環境中溫柔地表達自己觀點的示例。由此而看,這檔節目的確是今年《樂夏》遺失的一角真誠。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總第649期
出版時間: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