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柏林,長夜魅影

稿源: | 作者: 魚爾布開克 日期: 2020-09-16

人們來到柏林通常是為了截然不同的東西,那就是夜生活

文、圖 魚爾布開克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

柏林可能是全德境內最不像德國的一座城市。如果你想要尋找教科書里的德國,或許慕尼黑會更符合期待,啤酒節、童話城堡、烤豬肘、八字結面包,每一點都符合全世界對德意志民族的刻板印象。而人們來到柏林通常是為了截然不同的東西,那就是夜生活。

?

柏林被稱為“歐洲大陸的 Techno 首都”,Techno 是一種 4/4 拍的電子音樂,最初誕生于上世紀 80 年代后期的底特律,在中文里通常被稱為“工業電子音樂”或“科技舞曲”。Techno 在柏林的發展源于這座城市分裂的歷史,30 年前柏林墻的倒塌讓兩德的年輕人重新擁抱在一起,來自西柏林的音樂人帶著器材在東柏林荒廢的工廠、銀行、地下倉庫里盡情創作實驗、開疆拓土,用一場場 Techno 派對讓這片土地上累積了近半個世紀的壓抑與緊張徹底釋放?!叭魏蔚胤蕉加幸魳?,有音樂的地方都能跳舞”是那個時代年輕人的記憶,也正因如此,柏林才能擁有如此豐富、多元的夜店和俱樂部,甚至成為了一種城市文化資源。

?

剛到柏林的晚上,我被柏林的朋友帶去一家普通的酒吧,露天的院子里滿是喝酒聊天的年輕人,只有旁邊一個小房間留給熱愛跳舞的人們。我原本并不是很能放松、會在陌生的環境里舞動的人,不過借著酒精的作用和幾位朋友的慫恿,我也開始加入他們。隨著 Techno 音樂強烈節拍的律動,我發覺隨著音樂舞動身體是一種人類的天性,只不過在我出生的文化環境下,這種本能被無意識地扼殺了。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小房間里的人也越來越多,空調成了一種擺設,每個人都被汗水浸濕、幾乎擠在一起,可卻沒人停止跳舞。在那一刻,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從精神到身體的和諧,那種眩暈、潮濕、脫力的狀態甚至帶給了我一種近似冥想的體驗:我是一個完整的人而并不只是一個可以思考的腦子。

?

后來我們轉戰朋友家附近的俱樂部 Griessmuehle,到場時已將近凌晨4點,然而 Club 門口卻還是排著長隊。在我們后面的一伙德國男生因為擔心會被門衛(Doorman)攔下,提出和我們搭伙進入,我們幾人便同意了。這也是德國夜店的一大特色,無論你是誰,想進入俱樂部跳舞都要看門衛的臉色。通常來說,超過 4 個人以上的“團伙”都容易被拒絕進入,男生團伙更容易被拒,最好的辦法就是兩兩結對安靜通過,如果你滿身酒氣、大吵大嚷,那么 100% 是會被門衛請出去的。柏林最著名的夜店,由保險庫改造而成的 Berghain 就是出了名的難進,連天后“小甜甜”布蘭妮都曾被攔下。其實這種門衛(Doorman)的傳統也非?!鞍亓帧?,無論你在這座城市之外多么有錢有勢,但在俱樂部門口,人人都是平等的。

?

Griessmuehle 由一間東德時期的面條廠改造而成,漆黑空曠的廠房更加強了 Techno 音樂的力道,讓深陷其中的人們不知黑夜與白天。當我們離開時,天已大亮,我這才發現這里就位于新克爾恩運河旁,聽朋友介紹我才得知,這里不僅僅是一家夜店,而更像是附近的社區活動中心。由于低廉的房租,新克爾恩區吸引著來自全世界的“貧窮”年輕藝術家,所以露天電影放映、乒乓球比賽、二手市集都是 Griessmuehle 的每周固定活動。Griessmuehle 就像是整個柏林的縮影,在恣意瘋狂的夜生活背后,真正使人向往的,是柏林自由嬉皮的態度。就像柏林的前市長 Klaus Wowereit 所說,“我們很窮,但是性感(we’re poor but sexy)?!?/p>

?

?

?

Griessmuehle 目前已因為街區改造而停止營業,具體恢復時間未知;

?

如果第一次到柏林,想要體驗夜生活最好選擇比較著名的大型俱樂部如 Berghain、Tresor,穿著黑色會降低被門衛攔下的概率,但是長時間的排隊也是必須的。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31期 總第649期
出版時間:2020年10月19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