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氣候變化比新冠病毒 對人類生存更具威脅 ——專訪《槍

稿源: | 作者: 徐琳玲 日期: 2020-08-13

這場全球大流行病,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所有國家都承認自己面臨的全球性問題 我能預想到的最好局面是:在未來一兩年,全球不同地區和國家攜手合作,共同抗擊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選項和出路。一旦人類攜手合作來抗擊這場大流行病,就會形成一種新的國際合作模式,它會啟發我們如何

氣候變化比新冠病毒對人類生存更具威脅

——專訪《槍炮、病菌與鋼鐵》作者賈雷德·戴蒙德

?

這場全球大流行病,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所有國家都承認自己面臨的全球性問題

?

我能預想到的最好局面是:在未來一兩年,全球不同地區和國家攜手合作,共同抗擊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選項和出路。一旦人類攜手合作來抗擊這場大流行病,就會形成一種新的國際合作模式,它會啟發我們如何合力來解決氣候問題、資源枯竭、貧富差距和不平等以及其他嚴峻的全球性挑戰。從這一角度出發,新冠疫情的悲劇從長遠看反而可能會給人類社會帶來正面的、好的后果

?

本刊記者 徐琳玲 發自上海 編輯 雨僧 [email protected]

?

賈雷德·戴蒙德

?

世界知名博物學家、作家,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生理學教授,美國人文與科學院院士,作品有 《槍炮、病菌與鋼鐵》、《第三種黑猩猩》、《崩潰》、《昨日之前的世界》 等,新近引進中國的有 《劇變》。

?

?

?

1987年,50歲的賈雷德·戴蒙德成為一對雙胞胎男孩的父親。

?

這位頗有建樹和聲望的教授沉浸在初為人父的一片喜悅中。他一直是一位勤奮、具有獨創性、視野極為開闊的思想者,早年以生理學開始其科學生涯,進而研究演化生物學和生物地理。此外,他尤其喜歡并擅長從生態、地理和歷史角度思考人類文明和社會的演化和變動。

?

懷抱著兩個幼嫩的新生命,他忽然意識到一點:無論在實驗室研究膽囊生理學,還是在新幾內亞等地追尋絕跡的鳥類,過往的這些研究無論多么令他樂在其中,孩子們的明天卻并非取決于這些,而是取決于這個世界是如何、將如何。

?

從這一天起,戴蒙德開始事業生涯的第三次拓展嘗試——從自然科學家的角度出發,寫作關于人類歷史、社會和地理方面的科普書籍,和更多人分享自己對人類文明和社會的思考和研究。

?

三十多年來,他完成了一系列頗有影響力的科普著作,獲得大大小小的許多獎項。1997年出版的《槍炮、病菌與鋼鐵》是他最成功、最有知名度的代表作,摘得普利策獎和英國科普圖書獎,至今在全球仍暢銷不衰。以本刊記者這樣一個教育背景、職業身份為例,環顧四周,我身邊幾乎每一位同事、朋友和熟人都讀過這本書,在日常聊天和相對嚴肅的討論中,也經常會有人引用書中的觀點、論據。

?

如今,82歲高齡的戴蒙德和妻子居住在洛杉磯郊外的一處峽谷附近,他依舊執教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給本科生講地理課。每天,他都會從家中出發去觀鳥,一周數次在健身房舉鐵,每周參加一次意大利口語課,還在一個古典室內樂團里負責彈鋼琴。

?

他仍保持著頭腦的敏銳與創造力,在接受本刊采訪時流露出對暮年的清醒認知,并為地球和人類的未來憂心忡忡。當下這場困擾全球的大流行病已奪走他身邊多位好友的生命,他為之傷感,但是認為:“人類有遠比新冠病毒更可怕的難題和危機?!?/p>

?

戴蒙德生于1937年,童年在“二戰”中度過,后來到歐洲求學、深造,在冷戰陰云下的歐洲有多年的生活經歷:他曾坐著地鐵從“自由”的西柏林游蕩到“紅色”的東柏林,近距離觀察了北歐小國芬蘭是如何在兩大陣營的夾縫中求生存。而在南美、東南亞旅行、工作時,他看到這些前殖民地國家獲得獨立后如何在革命、軍事獨裁和民主重建的反復中掙扎……

?

新近,他花費六年時間撰寫了新書《劇變:人類社會與國家危機的轉折點》,在心理學和個人心理輔導的啟發下,以他曾生活、旅行過的七個國家(德國、芬蘭、日本、澳大利亞、智利、馬來西亞、美國)為案例,探討國家層面應對危機的歷史經驗與得失。

?

在被疫情、脫鉤、冷戰困擾的2020年,這些來自人類歷史的經驗梳理和總結顯得格外應景。

?

基于此,本刊記者輾轉聯系到這位擅長從歷史角度審視人類文明的著名思想家,給他發去一份列有十個大問題和相關小問題的采訪清單,涉及到新冠疫情給人類社會帶來的“?!迸c“機”,中國在當下的困境和出路,美國社會中的政治和社會沖突,“新冷戰”下“第三類國家”的生存策略,區域性合作組織的角色和作用……

?

戴蒙德挑選其中若干問題做了簡要的、跳躍性的書面回復,這部分是出于一名自然科學家的嚴謹,部分或許是因為必須小心翼翼繞開“雷區”。但是,他十分坦率地談到了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諸多不滿——“如果今年11月大選特朗普獲得連任,不僅僅是我們美國人的一個大悲劇,也是全世界的?!?/p>

?

?

?

人物周刊:在《槍炮、病菌與鋼鐵》中,你把外來征服者(和他們帶來的馴化動物)所攜帶的病原體視為一種比槍炮、戰爭更具殺傷力的東西。不久前,您曾公開提到人類社會面臨的危機和問題有遠比COVID-19病毒更具威脅性的,譬如氣候變化、資源枯竭。但是,眼下這場全球大流行病帶來的最大問題不僅僅是死亡率,它還激化了國與國之間的沖突、隔離,社會的混亂和失序,一個所謂的“新冷戰”時代似乎加速臨到。對于COVID-19帶來的復雜影響,您現在的認識是怎樣的?

?

戴蒙德:是的,COVID-19病毒的確給我們帶來了死亡、沖突、敵意,以及社會的混亂和失序,這是我所能預想到的最壞的局面。然而,我所能想到的最好情形是——這場大流行病有可能在中長期會給人類社會帶來一些好的結果。

?

這場全球大流行病,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所有國家都承認自己面臨的全球性問題。正如你所提到,我們還有比新冠病毒更大的危機和挑戰,譬如氣候變化、資源枯竭、全球性的不平等。但是,這些挑戰并沒有激發全球性的反應——因為這些問題不是在短時間里、明確地將人類殺死!但事實上,氣候變化已殺死、并將繼續殺死人類的數量要遠遠超過COVID-19病毒,是通過使糧食減產、熱帶疾病擴散、空氣污染和其他糟糕影響。當氣候變化導致糧食減產時,一些人會死于長期的饑餓和營養不良,但受害者不會說他們是被氣候變化問題殺死的!他們會說是因為我沒有足夠的食物,不會想到導致他們缺乏足夠食物的原因是氣候變化。

?

新冠病毒會在短期內迅速殺死感染者,死因非常清楚。人們會更普遍地把新冠病毒視作必須嚴陣以待的一個大問題,而不是氣候變化,盡管事實上后者對人類的生存更具威脅性。新冠病毒是全球史上第一個人類公認的全球性問題,每個人都認同:它是一個全球性大問題。

?

我能預想到的最好局面是:在未來一兩年,全球不同地區和國家攜手合作,共同抗擊新冠病毒,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其他的選項和出路。一旦人類攜手合作來抗擊這場大流行病,就會形成一種新的國際合作模式,它會啟發我們如何合力來解決氣候問題、資源枯竭、貧富差距和不平等以及其他嚴峻的全球性挑戰。如果從這一角度出發,新冠疫情的悲劇從長遠看反而可能會給人類社會帶來正面的、好的后果。

?

?

?

人物周刊:近期美國社會的種族沖突因為弗洛伊德事件而激化,出現一股對“政治正確”的極端訴求,包括推倒歷史名人像、對公眾人物言論極為苛刻的要求。

?

在像美國這樣一個移民大國里,種族矛盾也許是無法避免和徹底根除的。然而,令人感到困惑的是為什么這一矛盾和沖突在今年變得這么苦澀、這么有暴力化的傾向?

?

戴蒙德:是的,在像美國這樣的移民國家,種族沖突現在引起很大的社會關注度。但是,當現實沖突實為更為深廣的社會問題時,如果我們只聚焦于種族矛盾,或者把種族矛盾簡單歸因于外來移民,那會犯下嚴重的錯誤。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社會沖突是南北戰爭,這場內戰中死亡的總人數比美國歷史上所有其他戰爭死亡人數的總和還多得多,它主要是美國不同白人移民群體之間的一場戰爭。如果按日均死亡人數占人口比來衡量,20世紀有兩場最嚴重的內戰,其一是1918年的芬蘭內戰,是本土芬蘭人中保守的一派和自由主義一派之間的沖突。另一場是1936-1939的西班牙內戰,死亡人數高達百萬,它跟種族、移民這一類問題沒有任何關系。

?

美國當下面臨的種族沖突問題,其實只是今天美國社會所面對的諸多沖突類型的其中之一。這些社會矛盾都和美國過去20年不斷加深的政治極化有關。至于今年為什么會變得格外苦澀和暴力,部分是因為我們有這樣一位總統,他總是致力于挑起一部分美國人仇視另一部分美國人——要么在不同種族之間,要么在移民和非移民之間,而不是致力于減少美國社會已存在的苦澀和暴力。

?

?

?

人物周刊:政治極化的確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不僅在美國,也在世界其他地方。在《劇變》中,您將之部分歸因于定制信息和社交媒體的興起。我們到底該不該打破這種所謂的“信息繭房”?

?

您對特朗普言行和政治決策似乎有許多不認同。美國的大選即將到來,您對下一任美國總統和新一屆政府有什么期待和要求么?

?

戴蒙德:我們能做什么來突破“信息繭房”?這不只是美國也是其他國家的問題。這的確是一個問題,它需要好的政治領袖們對之做出重要貢獻。如果特朗普在美國11月份的大選中再次當選,將不僅僅是美國的悲劇,也是全世界的。他會使得“信息繭房”的問題加劇,而不是打破它。

?

在一個政治極化的社會里,一個好的國家領袖會把人們凝聚起來,通過強調讓國民為之驕傲的國家特質。他是把我們連接到一起,而不是讓我們彼此撕得四分五裂。我們美國是擁有一些其他國家所沒有的偉大特質:譬如我們在科學技術上投入巨大并且成就非凡,我們擁有出色的高等教育體系,國民的構成幾乎完全是外來移民及移民后代(甚至所謂的“土著美國人”也是13000年前的外來移民?。?。要知道那些會作出移民選擇的人通常會更有勇氣、更加雄心勃勃,也更有冒險精神,他們確實為美國的成功做出過了不起的貢獻。我們具有的其他優勢,包括擁有世界上最遼闊肥沃的、可作農墾的土地,世界上最豐富龐大的內陸河流體系,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廣袤疆域,沒有具有威脅性的鄰國接壤。

?

但是,如果一個人只聽特朗普說的那些話,他不知道我們美國人是被這些我們共同的優勢凝聚在一起的。我們下一屆美國總統肩負的最大任務,是不斷地提醒美國人我們所共同擁有并為之感到驕傲的長處和強項。

?

?

?

人物周刊:我被你在《劇變》一書中分析的芬蘭案例所吸引。歷史上,這個和俄國接壤的北歐小國在地緣政治上一直處于非常不利的位置,冷戰時期處于兩大陣營的夾縫之中,但最終通過贏得蘇聯的信任、同時從西方盟友獲得援助,維護了領土的完整、主權的獨立,并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之一,國民的幸福指數也一直非常高。

?

如果全球化速度放慢了,所謂的“新冷戰”啟幕,對那些在地緣政治意義上的“第三類國家”該如何應對,譬如像新加坡、韓國這樣的“小而強”的國家?在外圍環境變得如此高度不確定的時刻,什么是它們的現實、可行策略?

?

戴蒙德:這個世界確實存在著若干個人口以及經濟總量龐大的“超級大國”,如美國、中國、日本、印度。但是,也存在著一些“小而強大”、對國民投入巨多的國家,譬如新加坡、韓國、芬蘭、以色列,它們對世界做出了遠超過他們所占人口比例的貢獻(記者注:戴蒙德只陳述了他對此的觀察,沒有就記者所提問題作答)。

?

?

?

人物周刊:如果所謂的“新冷戰”真的到來,那些區域性合作組織,譬如東盟、歐盟呢?他們會扮演怎樣的角色,起到怎樣的作用?

?

戴蒙德:你的關注點很對,注意到了像歐盟、東盟這樣的區域性組織在全球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事實上,歐盟成員國的總人口數超過了除中國、印度之外任何單個國家的總人口數。而且,許多歐盟成員國在經濟、科學、技術上都居世界領先之列,所以我是希望歐盟能成為未來全球格局里的一股重要力量。

?

我許多朋友生活在歐盟國家,就目前而言,他們中有許多人看到歐盟內部不和的跡象,因而對前景持悲觀態度。但我比我的這些朋友要樂觀得多。相比歐盟,今天美國國內有更多的不和和沖突。

?

?

?

人物周刊:你的《槍炮、病菌與鋼鐵》一書在中國有廣泛的知名度。今年,你論述國家層面應對危機的新作《劇變》也被引進到中國。我還是想問問,對中國這樣一個有著悠久歷史、強烈的國族和文化認同以及創傷歷史記憶的大國,身處當下這種矛盾尖銳的國際環境,您可有一些觀察和思考?是否愿意給出一些建議呢?

?

戴蒙德:很自然地,我沒法給中國提供“建議”(advice),因為每個中國人都比我更了解具體的中國!但是,我可以給出一個建議(suggestion)——那也同樣適用于美國、日本和歐盟國家——在我們這個全球化的年代,沒有一個國家能保持自身的強盛和快樂,如果有國家一直處于貧窮、心懷不滿的狀態。全球化和全球性問題會影響到每一個具體的國家。

?

?

?

人物周刊:您已經82歲了,仍然保持著思維的活躍度和創造性。經歷了這么多、“看”到了人類社會這么多起伏興衰,您個人對未來的世界和人類有怎樣的愿景?

?

戴蒙德:我對這個世界的愿景,是希望這個世界上各個地方的人們攜手合作,創造出一個更好的世界。也有很“自私”的利益考慮,因為這個世界也是我妻子、我兩個33歲的兒子所生活的世界,他們有很大可能性在2050年、2060年甚至2070年還活著,而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

我對這個世界還有另一個愿景:希望看到有更多的人從科學、歷史、地理中找到令人興奮的、我們能從中獲得裨益的新發現,然后有更多的人讀到這些內容。正是這些有趣的、令人著迷的東西,是我花費三十年投入寫作的動力——我想和世界不同地方的人們分享我所發現的那些世界的奇妙之處。

?

?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6期 總第64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