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TV|《日本沉沒2020》 一部被簡化的獻禮片

稿源: | 作者: 陳曉書 日期: 2020-08-13

備受期待的《日本沉沒2020》在今年7月播出以來,觀眾反饋以失望居多,這部劇向觀眾展示了另一種湯淺政明的可能:一位天馬行空的優秀導演是如何被題材和“政治正確”所束縛的。

文 陳曉書 編輯 楊靜茹?? [email protected]

?

日本動畫導演湯淺政明近年來頗引人注目,他先是自編自導動畫電視劇《乒乓》,又接連執導了口碑動畫電影《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動畫電視劇《惡魔人》等,其作品的詭譎畫風與卓越分鏡在日本動畫界早已獨樹一幟。

?

去年,當湯淺政明擔任網飛出品的《日本沉沒2020》導演的消息公布后,許多小說原著迷和動漫迷都分外期待。小松左京寫作的科幻小說《日本沉沒》在1973年出版后曾掀起一陣災難與末日題材的熱潮,同年上映的同名改編電影也成為了日本災難電影潮的先驅者,而劉慈欣的《三體》也受到了這部作品的影響。

?

備受期待的《日本沉沒2020》在今年7月播出以來,觀眾反饋以失望居多,這部劇向觀眾展示了另一種湯淺政明的可能:一位天馬行空的優秀導演是如何被題材和“政治正確”所束縛的。

?

在這部十集的動畫電視劇中,素以馳騁天際的想象力而聞名的湯淺政明像被束住了手腳,以往他被人稱贊的獨特美學風格,在這部動畫里稱得上作畫崩壞。尤其從第三集開始,許多畫面粗糙得像還未完成清線的原畫草稿,糟糕到了讓觀眾出戲的地步。坦白說,最后幾集已經難看到了使得坂本龍一寫的片頭曲都不再好聽的地步。

?

前兩集,觀眾憑著對湯淺政明以往作品的信任與期待耐著性子看,還能看到對被破壞的城市景觀的精心刻畫,越往后,整部片子越像是一部強行國際化的公路片,導演在劇情編排上采用類似公路電影不停移動的形式,人們在公路上相遇、又有人相繼死去。

?

此前,湯淺政明曾表示過如果模仿電影《2012》中建筑物不斷下沉的畫面,制作難度將很高,所以他選擇了用更貼近一部分人群的視角來講述故事。但是真的有關于“人”的故事嗎?幾乎每位登場角色都以符號化的面孔出現,他們分工明確,在性別、國籍以及價值觀上都力求均衡——日本人、雙重國籍的人、來自海外的人、對日本持不同態度的外國人、對外國人持不同態度的日本人等。

?

在原定于日本舉辦奧運會的2020年,這部備受期待的國際合作動畫片像是一部強行的奧運獻禮片,近乎機械化的角色設置、經常突兀出現的英語對白、強行開展的國際交流與融合,都使它更像一場通過報國名來進行諂媚的強迫推銷,這和“日本沉沒”看起來沒有一丁點關系。

?

《日本沉沒》所創造的偉大與日本當時的社會背景有關,經濟膨脹后的日本物價不穩定和資源危機等問題異常明顯,作者用一個“所有日本人都無家可歸”的故事,將日本民眾的過分自律而壓抑不安的內心情緒折射了出來。這是一個關于末日與絕境的直面丑惡的故事,也是一個通過揭露人心的陰暗而撫慰人心的故事。

?

去年的一個深夜,湯淺政明突然發了一條推特:I'm so tired。許多影迷給他留言安慰,沒過多久他就刪了那條動態。我不知道這與如此糟糕的《日本沉沒2020》是否有關。許多觀眾都清楚一點,小說改編成動畫電視劇或動畫電影,難免出現扁平化、簡單化的特征,但如果對一部優秀作品的改編已經顛覆了原有的內核,那何必要改編呢?

?

?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0 第26期 總第644期
出版時間:2020年08月24日
 
?2004-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
粵ICP備10217043號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十一运夺金助手